昆明破产清算律师

网站介绍

杨猇茸-昆明破产清算律师照片展示

杨猇茸律师
  • 所属律所:

    云南慧申律师事务所

  • 执业证号:

    15308200911903758

  • 联系电话:

    13095326617

  • 联系地址:

    云南省普洱市茶苑路15号

您的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破产清算

如何认定保证合同纠纷中的夫妻共同债务?程序瑕疵的担保合同惹纠纷

发布时间:2024年01月22日 来源:昆明破产清算律师
[导读]:  杨猇茸律师,昆明破产清算律师,现执业于云南慧申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

 杨猇茸,昆明破产清算律师,现执业于云南慧申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如何认定保证合同纠纷中的夫妻共同债务?

夫妻本是一体,但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也不少。可问题就是他们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对外承担的保证债务的保证中,另一方是否还需要承担连带







  2012年,某银行与李某、贾某、佟某签订联保协议。协议约定,李某、贾某、佟某遵循自愿组成联保小组,两年之内,某银行可以根据小组内任一成员的申请,签订借款合同。同时,任一成员自愿为某银行向其他成员发放的贷款提供连带保证,保证人对某银行因上述发放贷款行为而形成的债权均提供连带保证。


  2013年,某银行与李某订立借款合同。合同约定,某银行向李某发放10万元贷款,贷款期限为一年,借款的担保方式为,由贾某、佟某提供保证担保。合同签订同日,某银行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义务,向李某发放了贷款。金额为人民币10万元整。之后,李某并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


  2014年,某银行将李某、贾某、贾某之配偶王某、佟某、佟某之配偶雷某诉至法院,要求李某按照借款合同的约定承担还款,贾某、佟某按照联保协议的约定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由于该保证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配偶一方对外之债务,因此,请求法院同时判令王某、雷某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


  另查,2013年,某银行依照借款合同、联保协议的约定,向贾某发放贷款10万元,用于贾某与王某的个体经营。


  庭审中,除王某外,各被告对于某银行的起诉事实以及诉讼请求均表示认可和同意。王某认为,该债务系保证之债,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并且自己从未在联保协议上签字,因此不同意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某银行的诉讼请求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判令被告李某偿还某银行本金、利息、罚息;被告贾某、佟某、王某、雷某对该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被告贾某、佟某、王某、雷某承担连带保证后,有权在相应范围内向被告李某追偿。


  判决后,原被告均未上诉,该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王某、雷某是否应当以配偶身份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对外承担的保证债务承担连带。


  第一种观点认为,王某、雷某对该笔债务应当承担连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本案中,该债务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同时王某无法举证存在《婚姻法解释二》所列的两种例外情况,故应该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


  第二种观点认为,王某、雷某不应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因为该笔债务的真正受益者为被保证人,保证人因为保证合同对该笔债务具有连带清偿之责,但该债务必然不会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虽然保证人承担完保证后,可以向被保证人追偿,但却将被保证人偿还不能的风险,从债权人转移给了保证人。在该种情形下,要求未对债权人承诺承担保证的配偶一方担责,有失公平。


  第三种观点认为,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由于配偶一方与债权人由于保证关系形成的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其本质应该着眼于非保证人配偶一方在该保证关系中是否获益或存在获益可能来综合考虑。仅仅依据司法解释的规定或者保证合同本身的特质来判断,都有失偏颇。




  应以是否存在共同获益可能区分不同情形


  是否将因履行保证合同而产生的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要从保证合同的特征以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本质出发,针对案件事实的不同情况,作出不同认定,不能一概而论。


  1.法律适用及其分析


  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一方或者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维持婚姻家庭共同生活或者为共同生产、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与夫妻共同债务对应的是个人债务。婚姻法语境下的个人债务是指夫妻一方婚前债务或者婚后以个人名义所负的与夫妻共同生活无关的债务。可见,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应该以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是否使夫妻共同受益或者存在夫妻共同受益的可能作为基本的判断原则。


  《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对于《婚姻法解释二》中的;明确约定;,存在不同的理解。一种观点认为此处的明确约定,是强调形式上的明确,只有双方以明示的方式表达了该债务为个人债务的意思表示,才可以认定为个人债务。另一种观点认为,并不必然以明示为形式要件,要视债务本身的属性而定。基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本质乃因夫妻共同获益而产生的债务,第二种观点更符合民事法律的基本原则公平原则。


  综上所述,保证合同具有鲜明的人身特征,而按照现行婚姻法律制度,婚姻关系的缔结,并不会影响夫妻任何一方作为自然人的人格独立,亦不会带来夫妻双方人格上的混同和附随。同时,婚姻关系使得夫妻双方财产上的独立性大为降低,共同生活必然带来财产上的共同所有、受益、处分和分配。因此,在认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保证合同产生的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时,要以夫妻是否共同获益或者存在共同获益可能,区分不同情形。


  无获益保证合同产生的保证债务不宜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保证合同本身具有单务和无偿性。因此,在保证合同中,大部分保证人是纯粹负担义务,而无任何经济上的获益。在此种情况下,保证人的配偶基于夫妻双方的人格独立,无法约束保证人基于人身信任、个人情感等原因作出的保证承诺,同时又无法享受到该保证合同带来的任何利益。在此种情形下,因保证合同产生的保证债务不宜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直接获益保证合同产生的保证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保证合同虽然具有单务和无偿性等特征,但这并不能必然得出保证人不会因此合同获得任何收益。在实践中,基于债权人对保证人的人身信任,为了促成债权人与债务人的一般民事合同成立,债务人会向保证人支付一定的服务费用,请求其与债权人订立保证合同。在此种情形下,保证人通过该保证合同直接获取经济利益,如果保证合同缔结时,双方没有明确约定该债务为个人债务,则该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若债权人主张保证人的配偶对该债务承担连带,应当予以支持。承担后,获得同保证人同等的权利,可以向债务人追偿。在该情形下,债权人应对保证人直接获益负担举证。


  间接获益保证合同产生的保证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在某些情形下,保证人获取的利益并非直接以收取服务费等形式直接体现。在此种情形下,虽然保证人未直接获益,但其获益却通过能够得到银行贷款得以间接体现。该贷款或用于家庭生活,或用于生产经营,保证人的配偶也因此获益。尽管获益是间接的,但就获益本身而言,奠定了配偶连带承担保证的基础。因此,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同样,仍要以保证合同中未以明示方式明确约定该保证为个人债务作为前提。在此种情形下,债权人应当对保证人通过该保证合同间接获益,其获益与订立保证合同存在因果关系负担举证。


  2.关于本案事实的法律评价


  本案中,某银行与李某、贾某、佟某签订的联保协议表明,联保组内的各个成员既是借款人,又是保证人,其为组内其他成员承担保证是自己能够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前提和必备条件。并且,贾某本身也因此实际获得了10万元的贷款,用于其个体经营的润滑油业务。该种情形,可以认定为通过保证合同间接获益的情形。如无相反证据,应当认定该笔由于承担保证形成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王某作为保证人贾某的配偶,应该承担连带赔偿。





程序瑕疵的担保合同惹纠纷

企业法定代表人或公章持有者未按程序签订的担保合同,构成表见代理的,公司需要承担担保。



  案例: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章持有人张某向郭某借款并出具借条,并私自在借条上的落款担保人处加盖该公章。后张某无法清偿借款,在借贷纠纷案件中, A公司主张,A公司的这一担保行为未经股东大会决议,依据《公司法》第16条规定,该行为应属无效。法院认为,《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因此该项抗辩理由不成立。且张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其虽无权以公司名义为他人提供担保,但郭某有合理理由相信其有代表权,故张某构成表见代理,订立的合同有效。


  实践中除了构成表见代理的情形外,没有经过股东会决议订立的担保合同很容易产生纠纷。因此在签订担保合同前,应当审核对方的股东会决议、相关授权文件等材料。